-一杯敬传奇一杯敬妈妈选手

一杯敬传奇一杯敬妈妈选手

34岁的刘虹高举双手冲过终点,脸上的笑容灿烂。最后一公里,她还落后第三名几十米。夺冠无望,但她按照自己的节奏在坚持;一只鞋被身后选手不小心踩掉,她并未慌乱。终于,第3位的巴西选手吃到第三张红卡被罚两分钟,她后来居上获得奖牌。

作为奥运会卫冕冠军,人们想象刘虹此刻应该是遗憾甚至痛哭流涕。但在混合采访区,她却是一副云淡风轻。她没有抱怨裁判,也没有讲述自己备战以及带娃的艰辛。她的三段话,其实是为自己的奥运征程画上一个句号。

“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我真的做到了‘超越过去’。”——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几秒之差错过了登上领奖台,2012年奥运会银牌得主因药检阳性被取消资格而获得铜牌,2016年奥运会获得冠军,再到2021年奥运会,拼尽全力拿到的铜牌,其承载的意义和价值,已不需要用它的成色来定义了。在田径界,衡量一个运动员伟大与否,在于她是否夺取了顶级赛事的冠军,是否拥有世界纪录,是否长时间保持前三的位置,刘虹做到了。

“我能够站在东京奥运会赛场已经是最大的成功!”——套用网友的话,不能做网红,我就要坚持走到“虹”。每天5点半起床,走过风雨,走过烈日的爆晒,走过泥泞的乡村水泥路,异域的罗马大道,往往30公里(外教达米拉诺8年前加入后,她的训练强度一度达到40公里)下来,自己已是双腿发酸,身体好似被掏空。类似阿甘式循环坚持的结果,是她走出6万公里(相当于饶赤道一个半圈)的距离,怒放的青春,期待绽放的奥运梦想,以及偶尔的压力和悲观。在她执拗地丈量着地表的距离和温度的同时,也开始丈量着人生和中国体育的高度。

“体育竞技不仅是运动员为国争光,它应该和更多人的生活联系在一起,让人感受到真实的快乐,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两年前,当她做出复出决定的时候,她面临的困难肉眼可见:她已经32岁;她断母乳和减肥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更何况剖宫产遗留的腹痛并未完全消除,腹直肌分离尚有一指以上的宽度;她的肌肉衰退严重,体重达到56公斤左右。但随后们见识了她超人的毅力:前3个月,通过瑜伽训练和少量跑步机竞走,后6-9个月的高原训练是恢复期,再随后的17周是专项训练,每天苦行僧一样的训练,才达到巅峰状态的7成。

刘虹一直是市场关注度很高的运动员代表,赛场上无可复制的成绩、良好的身体条件和颜值(A4纸的腹肌,修长挺拔的大腿),时尚的态度,还有很多跨界的话题性(她曾多次跨界路跑比赛并取得优异成绩)。但在她看来,自己重回赛场,都是因为对田径的热爱,还有跟女儿在一起。在新的周期,于是你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特殊的备战团队,她和丈夫刘学,还有女儿,三个人,辗转于北京、辽宁、昆明、意大利……以致于女儿有时突然发问:我们什么时候搬家?在东京奥运会赛场,她真正做到了享受在赛道上的一个多小时。

可能这,也是东京奥运会赛场众多“妈妈选手”们共同的感受。

5年前的里约奥运会,奥运冠军吴静钰在8强赛中以7比17不足塞尔维亚小将波格丹诺维奇,对手同样不足18岁。东京奥运会上,吴静钰同样以2比33不敌17岁的西班牙对手阿德里安娜。为了再次复出,她体重剧增到57公斤级,而因长期卧床导致她的肌肉力量大不如前,髋关节在生育后被撑开,“身体都散架”。对于跆拳道这个对力量、速度、耐力、柔韧性和敏捷性要求极高的项目而言,这一切都太难了。但她看着女儿Gloria对记者说,除了金牌之外,人生还有很多宝贵的财富。

连续三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泡在东京奥运会水上运动中心,31岁黄雪辰带领队友孙文雁以双人项目银牌再次带给中国花样游泳以荣耀。为了回归泳池,黄雪辰在结婚生子后减去了60斤体重,还克服了伤病、年龄和疫情期间因为封闭训练想家想孩子的重重困难,最终荣耀绽放。而最厚重的奖励,则是和女儿的见面,以及她奶声奶气的夸赞。

这些妈妈选手,大多是同代人青春的影子,也是年轻一代梦想的镜子。她们的故事早就超越了竞技本身。如果说,人们喜欢杨倩、张家齐、李冰洁们的乐观、自信、可爱,寄托了对于00后一代的寄望,那么妈妈选手们的存在,则给人们以感召与希望,给中国军团以厚重,给奥运会以温度。

“我肯定不能够参赛了,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一天,加入推动竞走运动发展的工作中,让新一代的运动员不再有困惑和苦恼。”谈起未来,刘虹如是说。

来源: 央视网体育

Writ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